行政组织学
2021-08-10 15:11:10

广场舞引发的矛盾

在公共利益面前,“小团体”的自由必须受到约束。城市管理应该改变相关法律法规缺失、执行者缺位的现状,加强对群众性娱乐活动的管理和引导,帮助参与者提高文明素质和公德意识,为公众创造安宁和谐的城市生活环境。目前我国大多数城市对居民区附近的广场舞活动,没有针对性的管理措施。

  而且,即使少数地区出台了管理办法,也面临着执行难困境。噪声处罚需要专业人员到现场监测并出具证据,管理广场舞执法成本高,落实难。同时,对广场舞的管理还面临管理者缺位问题,小区物业往往左右为难,城管人员又无此权限。

广场舞噪声扰民问题,实际上是一个是否尊重他人权益及公共利益的问题。

  长期的噪音干扰,无疑侵犯了一些小区居民的休息权。这看似是个不大的问题,但如果居民的合法权益长期被忽视、被侵犯,最后的后果就可能很严重。武汉发生了“泼粪”事件,无独有偶,前不久北京也发生了一起由广场舞噪音引发的严重事件。北京市昌平检察院以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批捕一名男子,该男子因广场舞噪音过大与邻居发生争执,并拿出私藏猎枪朝天鸣枪,随后又将三条藏獒放出来冲进跳舞人群,所幸未造成人员伤亡。

  这起事件具有犯罪的恶性,与武汉广场舞纠纷的性质不可同日而语,但两者的诱因却都是广场舞噪音,须引起有关部门和广大居民的重视。应当认识到,一部分居民每天欢乐的几个小时,不应同时成为其他人的煎熬时间。发生在居民区的生活噪音污染,关系到居民生活的质量,关系到邻里关系的和谐,绝不是小问题。

  

  广场舞伴随城市发展而来,是文化现象,也是社会现象。广场舞曾经是精神文明建设的一个成果,是社会和谐的反映,但随着城市人口密度不断加大,以及公众对居住环境要求的提高,广场舞噪声已开始对居民生活和社区秩序造成较大影响。在公共利益面前,“小团体”的自由必须受到约束。

  城市管理应该改变相关法律法规缺失、执行者缺位的现状,加强对群众性娱乐活动的管理和引导,帮助参与者提高文明素质和公德意识,为公众创造安宁和谐的城市生活环境。

 

广场舞引发的矛盾

在国外,如果噪声扰民,跳舞者就会被警方带走,因为法律规定公民有享受宁静的权利,一旦感到听觉遭到污染,就可以选择报警,警察也必须作出行动。但在我国,往往将噪声污染定义为生活纠纷,多半采取劝导和说服的方式。“这其实是‘法不责众’的思想在作怪,执法者认为像广场舞、闯红灯这样的群体行为,即便有不合理性,也不好进行处罚。对于日益突出的广场舞噪声扰民等矛盾,应更多地采取法律手段”。

  “通过法律来规范广场舞,哪里可以跳广场舞,音乐声多大才算噪声等将会有规可依,既可以约束跳舞者的行为,也能达到保护跳舞者的利益,有利于解决和化解广场舞引发的矛盾。道德和法律是规范人们行为的标准,如果道德已经无法约束一些越界行为的时候,这就需要法律及时跟上。同时,她也强调,一旦考虑到立法层面,那么由政府主导及社会力量广泛介入的体育场馆建设、公共活动场地免费开放等工作也必须同时推进,地方政府还应该在城市建设中配备必要的公共娱乐和文化广场等公共设施,同时,既要扩大人均广场面积,也要注意地点布局。

  “随着我国全面进入老龄化社会,老人需要相应的健身与娱乐。要考虑到老人并非是故意去广场跳舞扰民,而是迫于活动场地奇缺的现实。只有从根本上解决场地的问题,广场舞噪声扰民的问题或许才能真正迎刃而解。”

你觉得政府应该如何做出决策?

广场舞是市民锻炼身体的健身项目,是我国群众文化的一大特色,但因跳广场舞产生的音乐噪声,却让周围居民苦不堪言。

  近日,因无法忍受噪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一小区反对广场舞的居民,使用泼机油、撒玻璃碴子、垃圾等破坏公共设施的极端行为制止和阻挠广场舞,使得双方间暗流涌动的矛盾一再升温。

  那么,广场舞产生的噪声究竟多大才算扰民?这种行为是否触犯法律?反对者采取的极端方式是否违法?在互相理解和包容的基础上,有哪些有效的具体措施和办法可以使用?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阻止大妈广场健身

  场地被恶意泼机油

  6月25日一早,位于乌市克拉玛依西路的盛大花园小区,当例行晨练的大妈们走向小区唯一的健身场所——小游园时,眼前的一幕让她们大吃一惊,石凳上、地上四处泼着机油,满地的玻璃碴让她们无处下脚。“这是最近最严重的一次,以前都是扔垃圾、砸烂啤酒瓶,现在我们已经把音响声音放小了,有什么不满可以说出来,为啥要这样做呢?”参加晨练的周大妈气愤地说。

  在广场舞爱好者吴阿姨看来,年轻人应该对广场舞多些理解和包容,很多空巢老人在家非常孤独,出来活动筋骨的同时找人唠唠嗑,也是种精神寄托。“周围小区就这么块儿地方,你不让我们到这里跳,我们能去哪儿?”

  采访中,乌市骑马山片区管委会儿童村社区书记米钊雄告诉记者,原来在社区管委会旁边有一块空地,面积挺大,但因为长期开放,跳广场舞的人越来越多,出于安全考虑,社区封闭了这块场地。“老人们只好到小游园内去活动,而距离游园最近的盛大花园小区41号楼的居民却受到了影响,也找社区反映过情况,但没想到此次矛盾如此激烈。”

  别看小区小游园地方不大,却是几个小区老人喜爱的宝地。“每天早上7点我们开始跳健身操,8点准时有其他小区打剑的老人们过来,两种活动都需要音乐,这扰民的事儿究竟算谁的呢?”社区居民段大妈建议,可以立个牌子规定几点以后不许喧哗,或者对锻炼身体的时间有规定,“最好是把双方组织在一起协商一下,这样矛盾就会少了”。

  米钊雄表示,就晨练噪声扰民一事,社区正加紧做协调工作,“但泼机油、砸酒瓶,是严重破坏公共设施的行为,我们通过社区民警进行监控调取,但因为所在位置较为隐蔽,监控中无法查证,以后会每天安排警力在此处巡逻加强防范”。

  据新疆律师赵云峰介绍,按照刑法规定,构成故意损坏公私财物罪,可追究其刑事责任,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如多次损坏公私财物的,或者多人公然毁坏公私财物的,已经构成情节严重的情形,属于重处范畴。

  广场舞音乐扰民

  反对者不堪其扰

  “我们都是上班族,早上7点就被音乐声吵醒,尤其是周末想睡个懒觉,可是广场舞按时上演,一天都不会落下!”长期遭受广场舞音乐的侵扰,盛大花园小区41号楼居民王超明感到非常无奈。

  住在小游园附近住宅的张悦女士说:“家里有老人,本来睡眠就不好,现在更是被噪声弄得神经衰弱。”

  7月2日晚8时20分许,记者在位于该小区小游园约30米的距离,可清楚听见广场舞音乐的旋律,而小游园距离小区41号楼直线距离不到10米。

  据了解,噪声污染是环境污染的一种,通过损害人的听觉系统,进而影响大脑中枢神经,从而诱导和导致各种疾病,已与水污染、大气污染被公认为危害人类健康的三大公害。

  依据我国《城市区域环境噪声标准》规定,以居住为主的区域,白天不能超过55分贝,夜间不能超过45分贝,而社会生活噪声的管辖、查处主体是公安机关。

  据小区辖区的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沙依巴克分局骑马山路派出所民警介绍,若广场舞分贝超出这一标准,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八条,有关部门完全可予以警告;警告后不改的,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而受害居民也可依照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的规定,要求加害人排除危害;造成损失的,依法赔偿损失。

  化解纠纷尚需立法支持

  城市应配文化活动场地

  “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矛盾,在法律上有很简单清晰的界定,理论上说,本来是不应该出现的。跳广场舞和抵制广场舞的居民是两个不同的利益群体,前者的诉求是健身,后者的诉求是安静,两种诉求都是合理合法的,如果出现了矛盾,一定是有一方逾越了自身法定利益的界限。”新疆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法律治理学博士赵丽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无论是广场舞噪声扰民还是反对者的行为,都是公民公共意识和法律意识淡薄的表现。

  赵丽莉介绍,在国外,如果噪声扰民,跳舞者就会被警方带走,因为法律规定公民有享受宁静的权利,一旦感到听觉遭到污染,就可以选择报警,警察也必须作出行动。但在我国,往往将噪声污染定义为生活纠纷,多半采取劝导和说服的方式。“这其实是‘法不责众’的思想在作怪,执法者认为像广场舞、闯红灯这样的群体行为,即便有不合理性,也不好进行处罚。对于日益突出的广场舞噪声扰民等矛盾,应更多地采取法律手段”。

  “通过法律来规范广场舞,哪里可以跳广场舞,音乐声多大才算噪声等将会有规可依,既可以约束跳舞者的行为,也能达到保护跳舞者的利益,有利于解决和化解广场舞引发的矛盾。”赵丽莉说,道德和法律是规范人们行为的标准,如果道德已经无法约束一些越界行为的时候,这就需要法律及时跟上。同时,她也强调,一旦考虑到立法层面,那么由政府主导及社会力量广泛介入的体育场馆建设、公共活动场地免费开放等工作也必须同时推进,地方政府还应该在城市建设中配备必要的公共娱乐和文化广场等公共设施,同时,既要扩大人均广场面积,也要注意地点布局。

  “随着我国全面进入老龄化社会,老人需要相应的健身与娱乐。要考虑到老人并非是故意去广场跳舞扰民,而是迫于活动场地奇缺的现实。只有从根本上解决场地的问题,广场舞噪声扰民的问题或许才能真正迎刃而解。”

 

热门题目

专业推荐